<progress id="kn8fO"><cite id="78wAr"><ruby id="9mNm3"></ruby></cite></progress>
日本黄片
<menuitem id="10nia"><dl id="WthXW"></dl></menuitem>
<a>&#26085;&#26412;&#65;&#32423;&#20316;&#29233;&#29255;</a><var id="Ui51S"><video id="Lj8Cr"></video></var>
<cite id="9Ps55"></cite>
<cite id="0Q5oW"><strike id="nI7T6"><menuitem id="d3UJa"></menuitem></strike></cite>
免费A级毛片<var id="NyiIH"></var>
<cite id="9G4t4"><video id="SV9bd"></video></cite>三级真人牲交<var id="20Ykf"></var>
<var id="BEe9f"><video id="11730"></video></var><cite id="084v6"></cite><var id="9U04w"><video id="Im2MC"><thead id="KOsZv"></thead></video></var>
<var id="a4omY"><video id="o0OOE"></video></var>
成 人 网 站 免费
<cite id="zW68K"></cite>
<var id="69njM"><strike id="4kuG6"></strike></var><var id="8DYCt"><video id="CopqZ"></video></var>
您的位置:

首页> 科学幻想> 无尽淫落【第一卷】求评分

无尽淫落【第一卷】求评分 - 无尽淫落【第一卷】求评分

第1章
【任务世界编号07,已载入】
【特殊信息——队伍添加新人1名】
【任务信息载入中——】
【任务1:保持神誌且存活,持续15天难度等级D,奖励2000点'淫欲',失败则判定为'遗失(lost)'】
【任务2:保证1名加入队伍的新人保持神誌且存活,持续15天。难度等级E,奖励1000点'淫欲',失败无惩罚】
一连串自己很熟悉顺序的信息自心中闪过,然后升起的就是难以抑制的慾火。
眼前被遮蔽,程度是一片黑暗。手腕、脚踝、脖颈和腰肢被固定在垂直平面上,固定触感应该是皮带,平面触感很像金属。
而慾念的来源是深深插入自己蜜穴并一路长驱直入到子宫里面、不时流出一点迷之液体的管状物,还有同款的插入自己喉咙的管状物——不好意思,从上上次的任务经历以后,蝶舞的嘴巴也变成了有异物插入就会有快感的'口穴'了。
虽然这两处管状物和它分泌出的物质让蝶舞的身体涌现出难以抑制的快感,丝丝淫水沿着管状物与阴唇的缝隙流出再顺着大腿淌下...但这似乎不是那始作俑者的本意。至少就蝶舞的观点来看,如果想要用放置play来玩弄自己的话,自己的一对大奶和挺翘的双臀及中间的那个洞不可能是闲置状态...当然,它们现在也很渴望有什幺东西来玩弄,不过那是因为自己太敏感了。
所以说并不是对方的错吗?这种结论还真让自己噁心...不过怎样都好了,现在还是要离开这里。
毕竟作为'主线'的任务1要求'保持神誌且存活',那幺反过来想,如果自己一直无所作为的话——就一定会死,嗯,或者说丧失神誌?
无所谓了,反正自己也没有能一直扛住调教的意志力,现在不管怎样都该挣脱然后带新人跑路的吧。嘁...要不是伊尔和礼奈在上次任务里'遗失'了,自己也不会落得必须要亲自挣脱的窘境,她们两个可都是逃脱术的高手来着。
不过这样一来,自己也不会来进行D级任务了...
蝶舞的心中闪过这些无意义的想法,然后默默地集中精力,用出自己挣脱捆绑的常用方式。
腐蚀,腐蚀,腐蚀...
如这般默默观想的三秒后,她的手腕和脚踝都开始渗出滴滴酸液,转眼间就将绑缚住它们的皮带腐蚀到能轻易挣开的程度,嗯...普通材质。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的多了——用骤然伸长的锋利指甲划开脖颈和腰间的皮带,再把那形状简朴过头的眼罩一把扯下。
于是眼前...嗯...还是挺黑的。看起来是个密闭空间的样子。
所以自己的呼吸是靠什幺呢?
蝶舞摸了摸口鼻的位置,发现这东西不仅会口爆自己,还兼备有氧气瓶的作用。哦,真是一专多能。
然后就是这两个管子了...啧,还真用皮管就这幺插进来了?毫无情调啊...
这密闭空间内没有给她蹲下的余地...实际上连弯起膝盖的余地都有点欠缺,所以她只能把脸贴在面前冰凉的金属上...左手也拄在上面,屁股顶住身后的金属板,右手握住胯间的皮管开始发力。
“呜哦~~唔唔唔唔唔~~!”
然后就发出了上述的娇媚呻吟声——模糊不清,因为嘴里的物件还没卸。
没办法,这东西插得太深,光是摩擦过子宫口就让她有点轻微的高潮了,随后迅速刮过阴道腔壁的动作更是太过激烈,再加上因为身体颤动而和身前身后金属板不断摩擦的双乳、翘臀......管子是拔出来了,淫水也喷满了自己的大腿内侧。
好吧,可以接受...嗯?外面似乎有笑声,看来自己叫的还挺大声的...不对,现在该醒悟过来的是外面有看守吧...
因为D级任务的世界观里,正常女人是不会从手腕脚踝渗出强酸液还不会伤到自己的,所以蝶舞很肯定的认为,外面那一个或更多的傻缺并没有发现自己即将挣脱了。
于是她忍着高潮后欢悦的余韵,在费力取下口罩的同时又喷出小股淫水,然后轻轻试了一下,看看这金属棺材的连接处够不够牢靠,而结论是否定的。
天可怜见...!再被关下去自己就要喷到脱水了...
蝶舞为自己失去的水分默哀了一秒钟,然后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尽力摆出一个能用肩撞的姿势,瞇起眼睛。
咚!咚!咚!!!
第三次撞击过后,这半扇金属棺材应声飞出,而蝶舞甚至没等自己适应外面的光线就是一个前翻,保持着蹲据姿势瞇眼搜索附近的人影。
她是先手,所以有充足準备,但準备都没有派上用场——外面的环境仍然昏暗,让她轻易看到有个强壮的男人从两排'棺材'末端的座椅上惊慌站起,手中疑似霰弹枪的武器指向自己刚刚破开的棺材。
哦,霰弹枪...真遗憾,老娘本来想留你一条狗命问问情报的。
心里面闪过这个想法的同时,蝶舞赤裸着的矫健身形骤然暴起,以伏身姿势沖向那持枪的男人,并在他把枪口指向自己的前一秒冲到他身侧。
膝撞命中下体,左手按住枪管,右手的锋利指甲猛插进他叩着扳机的手,左手缴械,在他发出惨叫的一瞬划过他的喉咙。
完美...要是没有奶子上溅到的血,就更完美了。
蝶舞遗憾的舔了舔下唇,然后回头望向这两排共计八具的'棺材'。
脚下钢质地面在微微震动,这是在交通工具上...铁路,还是集装箱卡车?不太可能是船舶...但真的是的话,就糟糕了。
她俯身简单搜了一下这新鲜的尸体,捡起他的霰弹枪、弹药还有一个用途显而易见的遥控钥匙。
于是,我可爱的新人在哪里呢?

第二章
视野一片黑暗,全身都被束缚死了。
但比这更糟糕的,还是喉间和下体被毫不留情的用异物插入的感觉...尤其是下体,这说明了最糟糕的结果。
他,张淩,现在已经变成了她,而且还被一根管子给破处了。
唔...如果是穿越的话,自己的处女或许是给了某个不知名的混小子?那个先不想...总之现在自己的处境很糟糕,非常糟糕。
蝶舞听到的那些【系统提示】,他...不,她也听到了其中的一小部分,属于新人的部分。但这对她现在的境遇毫无帮助,只能提醒她现在是无限流而不是恶堕流剧本而已。
额...无限恶堕流?
吗,总之要是没人来救自己的话,就绝对完蛋了吧...
这样绝望的念头,还有无谓的轻微挣扎,被骤然掀起金属板的声音给止住了。
“唔唔唔(快救我)...唔唔(快点)!”
张淩甚至没有估计眼前的人是谁,就开始用呜咽着的模糊不清的声音开始求救了。
“嘘——闭嘴,尤其是我给你解开以后。”
耳边响起的,是慵懒而魅惑的女性声线。
首先被解开的是眼罩,然后是脖子和腰的皮带,然后是...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直插入子宫的皮质管子被一口气抽出,让她在阴道内部的一阵酸痛刺痒中来到了作为女性的第一次高潮...不管是过程还是结果,都糟透了。
高潮过后的余韵让张淩的身子不住颤动着,尤其是在一根冰凉的手指点到她的小腹以后。
“这个淫纹,嗯...确认了,是【同类】。欢迎新人~被一根管子给破处了的新人,还真是够走运的。”
那冰凉的手指又多点了她小腹几次,让张淩在呜咽着发出抗议声的同时,阴道内的软肉又蠕动几下,挤出了几丝淫水来。
“好了别乱动,别乱叫...”
身上所有的束缚被依次除去以后,张淩几乎是立刻就跪倒在了地上,捂着肿胀感严重的喉咙就开始大口呼吸起来,甚至没有管这空气是有多汙浊。
嗯...事实上的确挺汙浊的。蝶舞在放她出来之前已经放出6个漂亮女人了,而每个女人在下面这根管子脱出时都会来个不甘心的舒爽高潮,然后角落里还躺着具新鲜尸体,空气当然好不到哪里去了。
“xie...xiexie...”
张淩觉得好受了些以后就想要跟救出自己的女人道谢,但被管子粗暴插入过的喉咙实在没法让她能正常说出话来。
“没事没事,新人嘛,多丢脸都是正常的。”
眼前这位娇俏野性的美女大大咧咧的一挥手,只是那份笑容就让张淩怦然心动...然后就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是女人了,还是被根管子破了处的,货真价实的女人。
糟透了...本来可能对这位女性有点幻想的,结果现在只能让别人对自己有幻想了...
能让现在是女儿身的张淩都在一瞬间忘记性别,蝶舞的美丽自然是货真价实的。
她拥有亚欧混血的美貌,偏向于小麦色的皮肤,披散着的黑色长发被汗水粘的一绺一绺,但比这些能更先一步吸引视线的,果然还是Ecup级的爆乳、蜜桃型的美臀还有没有一根阴毛的光滑小腹——上面那宛若展翼蝙蝠的纹身图案,覆盖了小腹接近一半的位置。
美丽的外貌,健美的身形,的确是能轻易勾引起异性慾望的美女,特别是在现在这种赤身裸体的情况下。
但现在的情况是,唯一算得上是异性的守卫已经被瞬杀了,而张淩现在则是刚破处的妹子,并且悲伤的发现自己看到这种级数的大美女都没有动情,反而是刚刚那根管子让自己有些恋恋不捨。
“能自己站起来吗,小羊羔?”
裸身的矫健美女赤脚走到她身侧,关心的语气中还带着些调笑。
“ke...可以...”
张淩尽力併拢着双腿,从地面站了起来,努力用双腿颤抖着的肌肉保持站立...这具女性的身体或许漂亮又可爱,但体能只能说是一般,在长时间被绑缚后更是连自如行走的能力都暂时丧失了。
“诶,不错哦,能走动吗?”
“我...抱歉,不行。”
张淩试着迈出一小步,下身随之而来的反馈就让她明智的放弃挣扎。
“那就靠在我身上吧~公主殿下。”
蝶舞很慷慨的让她靠在自己身上,带着新人小姐往前几步,无视掉其他女性惊讶的目光——自己反正是要跑路的,而她们反正是要挂掉的,没必要为快挂掉的人浪费心力。
“要出发了哦~”
蝶舞以这般轻佻的语气作为开头,然后隔着两三步用霰弹枪对準应当是集装箱门或仓门门栓对应的位置。
砰!咔哒!砰!
身侧靠着的公主殿下和其他的路人女都发出惊慌失措的尖叫声——因为巨大的枪响,还有急剎车带来的身形不稳。在车厢响起'同伴'的枪声时,驾驶舱的司机总会踩剎车的,因为没有能往后面观察的窗口,当然要停下车来了。
看来这是公路,漂亮。希望不是荒郊野外。
连续两次射击应该是射断了门栓——或者什幺别的东西,总之两扇仓门随之洞开,露出了蝶舞希望看到的城市风景。
“我们走!”
她右手扣住霰弹枪枪身,左手则搂住了公主殿下的纤腰,带着她两步垫脚然后跃出车门,再赤脚踏住柏油路面变向,只花了两秒多的时间就转进了最近的小巷中。
“快,快跑!”
“扶着她一把!”
“妈妈呜呜呜呜呜...”
看到那矫健的神秘女子带着她们中的一个(蝶舞需要的那个)逃离这里后,其他的几个女人也赶紧互相帮着小心地跳下车门——她们只是普通女人的身体素质,不可能像蝶舞那样还没等车停稳就直接跳出去。
但这种慢腾腾的举动当然是不可能跑掉的:这辆卡车刚一停稳,两个身形健壮、身着防弹衣的男人就一左一右踹开车门跳了出来,怒骂着用手中的霰弹枪进行威慑射击,再冲上前去用枪托砸倒每一个哭泣着逃窜的女人。
“该死,全搞砸了!”
“到底是怎幺回事...!”
这两人几乎没有搞清楚现况的当下,就是蝶舞动手的好机会。
她对公主殿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擎起这用绑带挂在脖子上的霰弹枪,保持着蹲姿往外挪了两步,探出半个身子确认敌人数量和方位,举枪瞄準——彷彿赤脚踩在粗糙的柏油路面上对她这一系列动作毫无影响一样。
砰!
第一枪命中了那名矮胖男人的后心,让他惨叫着摔倒在地——前脸着地的那种。而另一个高胖的持枪男人刚来得及把枪口对準蝶舞,就被她打出的第二发沈重弹丸掀飞了头盖骨,白的红的洒了他脚下的那女人一身,让她从绝望的惨叫变成了惊恐的尖叫。
嗯...总之都挺刺耳的。
“好,我们该撤了...我去!”
蝶舞刚準备收枪离开,一发枪弹就打在她身侧一米处的地面上,吓得她赶紧缩回拐角。
这一枪来自她打中后心的那个男人。近距离下的防弹衣防护效果有限,但足够让他捡回一条狗命。
只是这条狗命没办法继续用了,因为蝶舞小心地探身然后连打三枪,有两枪打中了他倒地的身形,两枪中的一枪射烂了他的脖子。
“呼...”
蝶舞长长的鬆了口气,然后赶紧转身把公主殿下给抱起来,再把霰弹枪压在她身上,无视她微弱的抗议就抱着她开始跑路了。
或许应该从那两人身上再补充些弹药...然而由远及近的警笛声,已经没法让自己那幺从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