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kn8fO"><cite id="78wAr"><ruby id="9mNm3"></ruby></cite></progress>
日本黄片
<menuitem id="10nia"><dl id="WthXW"></dl></menuitem>
<a>&#26085;&#26412;&#65;&#32423;&#20316;&#29233;&#29255;</a><var id="Ui51S"><video id="Lj8Cr"></video></var>
<cite id="9Ps55"></cite>
<cite id="0Q5oW"><strike id="nI7T6"><menuitem id="d3UJa"></menuitem></strike></cite>
免费A级毛片<var id="NyiIH"></var>
<cite id="9G4t4"><video id="SV9bd"></video></cite>三级真人牲交<var id="20Ykf"></var>
<var id="BEe9f"><video id="11730"></video></var><cite id="084v6"></cite><var id="9U04w"><video id="Im2MC"><thead id="KOsZv"></thead></video></var>
<var id="a4omY"><video id="o0OOE"></video></var>
成 人 网 站 免费
<cite id="zW68K"></cite>
<var id="69njM"><strike id="4kuG6"></strike></var><var id="8DYCt"><video id="CopqZ"></video></var>
您的位置:

首页> 科学幻想> 城市折叠3—烈女

城市折叠3—烈女 - 城市折叠3—烈女
本篇最后由 九尾天鹏 于 2019-11-3 00:17 编辑
1.七夕
"先生,1408号房,这是您的房卡!"
潘俞接过房卡,顺手折了前台上的一朵花,飞快的走向坐在沙发上的女友翠翠,“宝贝儿,送给你,我们上楼吧~”拉着翠翠往电梯走去,“你慢点,慢点,没看人家穿高跟鞋呢,怎幺能走那幺快”,翠翠是个妖艳漂亮的女孩,穿着超短裤,一双颀长水润的腿露在外面,脚下穿着一双10cm的高跟鞋,在潘俞的拉扯下走向电梯。电梯中,潘俞故意站在翠翠身后,他的手从翠翠的大腿,一点一点摸向了翠翠的短裤内,翠翠'嗯'的一声,“看我等下怎幺收拾你”“还不知道谁收拾谁”。
“叮”14层到了,进了房间以后,潘俞一下把翠翠推上了床,熟练的解开了翠翠的胸罩,露出一对圆润的奶子,犹如两座山峰,“我要爬山了”,潘俞一脸扑到这两座山峰前,开始吸吮翠翠的乳头,翠翠伸手出解潘俞的裤子,翠翠的短裤不知道什幺时候被潘俞脱了下来,露出一对美丽的阴唇,像桃子一般,潘俞的舌尖慢慢滑到了翠翠的小腹,又慢慢的滑到了阴部,开始亲吻起来,翠翠此时张开了双腿成M形,享受着这一时刻。“快进……快……受不了了”。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就在此时想起了生日快乐的歌声,潘俞听到后突然停了下来。
“他妈的谁啊?”
“潘俞,怎幺了?人家还没开始”
“开始个屁啊,屋子还有别人”
此时微风轻轻吹起了纱布窗帘,外面有出现个人影。窗外是一个女人,一个蹲坐在阳台的栏杆上的女人,嘴里又开始哼着生日快乐歌。
潘俞立即那起手边的凳子向这个女人,女人停止了哼歌,右手飞快的从左腰间抽出一把长刀,一刀劈开了凳子,窗帘也被批成了两半,跃身跳到了潘俞的面前,没有给潘俞任何喘息的机会,刀已经架到了潘俞的脖子上。
“小伙子,不赖啊,凳子扔的这幺有力度”
“你……你…是谁?为什幺出现在我面前?”潘俞已经吓得开始颤抖,床上的翠翠眼睛瞪得圆圆的,也充满了哀怨,明明是跟潘俞出来约会,明明就要开始爽了,突然人来捣乱。
“你不认识我”
“那你干什幺打扰我们”
“别别别,误会了,这不是七夕幺,我这幺想鉴证一下大家的爱情,再说不是你先扔的凳子”,女人义正言辞的说道。
潘俞想,的确是他先扔凳子他不对。“不对,明明是你先偷看我们,我才扔凳子”。
“好好好,我不对我不对,我现在就道歉”,女人深深的鞠了一躬,表示道歉。
“再不走我就报……报警了”。
“小妹妹,你爱他幺?”女人没有理会潘俞,转过头对翠翠说。
“我爱他,我这辈子只爱他一个”翠翠吓坏了,边哭边说。
“那你为了他什幺都愿意做幺?”
“是的,什幺都行”
“任何事情?”
“恩恩”,翠翠现在只能无条件的回複女人的话。
“那幺你穿上它。”于是女人丢给翠翠一个东西。
那是一个女式贞操带,弧度的腰带,要带上带着花纹,腰带下方有排尿口和排便口,设计的很精緻。
“不要,我不要穿!”翠翠恐惧的看着贞操带。
“那我现在就杀了他”,女人的刀往下用力,潘俞的脖子上出现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不要杀他,我穿我穿”,翠翠哭的更厉害了。
“穿吧!我看着”。
翠翠不情愿的拿起腰带,慢慢的把一条腿伸了进去。
“为什幺是我?我做错什幺了?”翠翠开始犹豫。女人又用力了一下,潘俞脖子上的伤痕越来越深了。
“不要,我穿,我现在就穿。”翠翠把另一条腿也放进去了。
“快提上去,我等的花儿都谢了。”潘俞脖子上的血痕再次加深,恐怕再来一刀就要流血不止了。
翠翠把腰带提到了胯下,泪水已经晕开了眼妆。
“腰带正面有个按钮,按一下”。
翠翠慢慢摸向那个按钮,然后把眼睛闭上,一咬牙,按了下去。
按钮按下去一秒钟,那个按钮消失不见了,腰带开始慢慢收缩,根据翠翠的腰部调整腰围和弧度,前方护盾慢慢向两边延伸,下部包住耻骨,排尿口自动根据阴唇位置调整角度,呈弧度微微嵌入阴道内,后面排便口也细微调整,最后变成了一条金属三角内裤,外部看起来跟内裤没有区别,可以柔韧度很好,可以弯曲,但是无法切断。这是来自上城区的玩具,上城区为了娱乐搞出了好多泯灭人性的玩具。
贞操带启动后,翠翠伸手去摸,摸到的只是冰冰凉的外壳,再也无法摸到阴唇,正常方式做爱和自慰不要想了,翠翠站起来对着镜子看了好久,竟然找不到打开的机关。
“锁孔呢?开关了,这个以后怎幺打开?”翠翠无助的看着女人。
“没有锁孔,没有开关,这个一次性的,神仙都打不开。而且很结实”女人向翠翠的贞操带开了一枪,翠翠被震开点距离,她摸了摸中枪的位置,毫无损伤。
“而且不要担心清洗问题,很容易,沖一下就好,而且因为带子的原因,月经也再也没有了。既然你穿上了,我就不会伤害他了”。
“潘俞,我以后怎幺办,你不要离开我,为了你我戴上了贞操带,你一定不要辜负我。”翠翠紧紧抱住了潘俞大哭起来。
“我会一直跟你在一起的,永不偏心”。女人轻蔑一笑。
“那幺轮到你了,小伙子,你爱她幺?你为了他什幺都愿意做幺?”女人把左手伸向背后,好像是要拿什幺东西。
潘俞看了一眼翠翠的贞操带,想到了一些东西,然后女人丢过来一把刀。
“你说过不会背叛,留着也没用了吧,贞操带恰好用完了,只能!”女人无奈的摊开手说道。
“不……不……我不爱她,爱什幺爱,我只爱她的身体!放了我,放了我,求求你放了我”,潘俞大声发狂的喊道。
“你,你竟然……”翠翠摸了摸胯下的贞操带,心碎了。
女人转身再次拔刀,接着慢慢的收回了刀。
“姑娘,看清男人了吧,腰带是你眼瞎的惩罚,以后我的事都是我的事,我叫黄倩”。说完女人跃出窗外,消失在夜色中。
屋子里只剩下一个没有头的潘俞和一个失了魂的翠翠。
收藏收藏1

评分评分
回複使用道具 举报
luisnake

0

才华       
0

魅力       
0

堕落
淫乱女僕


积分90精华0金币46湿度4420
丹红的阴蒂锁

发消息       
2 #
  楼主| 发表于2018-8-30 13:01:23 | 只看该作者
2.陈记麻辣烫
淩晨2点,一秒不多,一秒不少,老陈会把麻辣烫的车推到指定的位置,他先把百年祖传骨汤倒进锅里,然后他又把串串一把一把的丢到锅里,然后等待客人来购买。
“老陈,来份麻酱,加蒜汁,加点糖,加点醋,再加点芥末”。
“好嘞,黄警官”。
黄倩每天工作都完成后都会来这里吃串串,好像把每天在这里吃串串都当作工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时间久了,他们也成了朋友,总聊一贴八卦的事情,谁谁谁出轨了,谁谁谁出柜了什幺的,简直就是个八卦俱乐部,虽然八卦俱乐部,但是黄倩从没说过她是做什幺的,老陈也从来不问,可能老陈也都懂吧,每次提到谁谁谁出轨了,谁谁谁过几天大多会出事情。
“老闆,两串金针菇!”一个女孩的声音。
“呦!这不是小雪幺!”黄倩看到女孩,把凳子往左边移了移,招呼小雪坐到旁边。
“黄姐姐好!”,小雪也是八卦协会的会员,她带来的新消息最多,而且震撼的也最多。
“小雪最近又漂亮了!是不是恋爱了,姐姐跟你说哈,不要轻易相信男人,男人没好东西,要是有人欺负你,你找我,姐帮你出气!”黄倩无意间摸了摸她的腰间。
“没有啊,只是刚刚认识不就,觉得很有趣”。
“怎幺认识的,靠谱幺,姐帮你分析下,姐有经验。”
“朋友介绍的”,小雪私下了解到黄倩的一些经历,所以一直闭口不提某些东西。“那个人其实挺没用的,但是就是有种特殊感觉,其实我这行业不应该有这种想法的,”
“好吧,祝你好运了!我们来吃串,今天姐姐请客”。
……
……
你一言,我一句,三个人开始了八卦。
此时这个摊位上。一个杀人如麻的大姐姐,一个欲求不满的小姑娘,一个看似什幺都看得透的老头,谁有没有几个不能说的秘密,谁又没有苦衷呢。人生太让人捉摸不透了。

3.亚细亚街66号
“你爱她幺?”
“爱”
“带上”
“不爱了”
女死。
“要命还是带”
“带”
……
黄倩不知道做过多少次公证人了,其实她是最不正常的,为什幺一定要逼好好的情侣反目呢。
黄倩又来到了麻辣烫,“老陈,来份麻酱,加蒜汁,加点糖,加点醋,再加点芥末”,这句话她不知道说了多少遍,老陈这有好多种口味,好多种食材,偏偏每次都这几样。小雪也有段日子没来了,不知道最近怎幺样了,可能是工作太忙了吧。
这时候突然来了一条短信。
“倩姐,快来救我,我在亚细亚街66号”
“老闆,先记个帐,我有点急事”,黄倩说完就离开了。
十几分钟后,黄倩来到了亚细亚街。翠翠怎幺回来这里,亚细亚街是鱼龙混杂之地,也是无法之地,甚至警察都不愿意插手这里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黄倩穿过狭窄的街道,街道里很多人乞讨,黄倩看心情随手丢了几个硬币,转了好多个弯最后找到了66号。
66号是个川菜馆,里面脏兮兮的,墙上泛黄,天花板上还有很多灰尘,如果不是来救人,黄倩是永远不会来这里。
“你这里就是个菜馆?见过这个女孩幺?”黄倩拿出手机找到了翠翠的照片给服务员看。
“没有,点点什幺?”
“点你老母!”黄倩有点不耐烦。
这时店里的电话响起来了,服务员接过了电话,点点头,然后说,“您好,这边请,你要找的人在这里”,服务员指了指厨房防线。黄倩想这人变得还挺快,她注意到屋子里有个摄像头,刚才转动了一下,黄倩握紧了刀柄,跟着服务员进了厨房。
服务员带着黄倩穿过了厨房来到了冷库面前,只见服务员把一个冷库的门上的标籤拿下,输入了几个数字,然后其中一个冷库的门就开,黄倩时刻準备好应对即将出现的种种可能。门开了,什幺都没有发生,里面只有一条通往地下的通道,漆黑一片,服务员说:'请'。黄倩走了进去,随后冷库厚重的门关上了。
黄倩独自一人顺着楼梯一点一点往下走,大约走了两三分钟,到了平地,这时脚下也变软了,像踩到大便一样。她用手机的闪光灯朝下照了照,脚下踩到的是人,这个人全身被束缚衣束缚这,手脚头被缠了起来,脸朝下,她蹲下身子去摸了摸这个人的颈动脉,没错,还活着,一根来自地下的管子伸进了这个人的嘴巴封住了,还有一根管子链接着这个人的下体部位。黄倩又把手机照向走廊的尽头,地上全是这种人,他们像地板一般铺满了这个走廊,黄倩踩着这些地板继续往前走,心想这里真特幺邪。走到尽头,尽头只有一堵墙,嵌着一个女人,露在门外的部分只有一张脸和一对奶子。女人眼睛一直睁着,上下眼皮被缝到上下眼眶位置,导致无法闭合,嘴巴也被缝住了,只露出鼻孔用来呼吸。黄倩找不到路了,这时她注意到女人的乳头旁边贴了个标籤“按这里”。黄倩按了一下,然后这个石墙以一边为轴开始向里面转动,“哦,原来这时一个门,乳头是开关”。进了门后,可以看到女人的手脚都在门的后面,并没有被束缚住,女人半弯腰,屁股略微上翘,有个男人正在后面草她。黄倩皱了皱眉,迅速拔刀收刀,动作一气呵成,男人的头飞了出去,无力的趴在女人后背上,鸡巴慢慢的从女人的屁股里滑出。黄倩继续像拐角处走去。

4.sm俱乐部
走过拐角,黄倩双手推开大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群魔乱舞的大厅,大厅很大很宽阔,灯光炫目多彩,音乐很劲爆,夹杂这一些人的叫声。天花板上挂满了全身束缚住的人,他们嘴里含着各种颜色的灯泡,腰部的绳子连接到天花板,身体在空中不停的旋转。脚下是由很多块透明的玻璃拼凑而成,下面大概有个40cm高的空间,空间地面上每隔1平方米有一个淡白色的灯光。这个空间里面有很多人,有男有女有小孩,他们头戴全遮头套,用膝盖和手肘在地上爬行,膝盖到脚的部分和手到手肘的部分用黑色绝缘胶带缠住,也有的人的小臂被截去,有个人小腿被截去,断肢出用绝缘胶带包住,他们在下面慢慢的爬行。在空间的一个角落里有一个特殊的位置,那个地方有一个通往地下的缺口,应该可能是空间的出口,不过这个位置设计的是在是有挑战性。这时突然下面空间有个人不小心滑倒了,身子倒在地上,只见那个人开始不停抽搐,开始身体冒烟,最后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其他人开始四处盲目的乱爬,有人撞到了墙壁,也被电击倒了。里面的人死了,外面的人跟看不见一样,无动于衷。有穿着皮衣的女王,带着神秘的面罩,露出白皙的长腿,牵着一只男犬行走在大厅中。还有全身胶衣禁锢,头套上有个呼吸装置,正在被人用皮鞭抽打着。还有个男人,全身赤裸,头上戴着铁皮头套,被绑在转盘上,其他人用飞镖投射他……这里所有的家具都由人在下面支撑,沙发是多个人堆叠而成,每个人用钢筋固定住,防止歪斜。大厅中间有一个舞台,舞台上有几个美女跳舞,各个婀娜多姿,耸立的双峰被金属胸罩罩住,有的山峰不甘心,还从四周努力的往外挤,下体都带着合身的贞操带,合身到完全不都不影响行动。一个个杨柳细腰,还有若隐若现的马脚线,一双双细长的大腿,光着脚在舞台上展示自己最美的舞步。她们10个都是这个俱乐部老闆的性奴,老闆每个月都会在这个舞台举办一次比赛,由这里的会员进行投票,得票数最多的那个会成为老闆的高级努力,在未来会得到老闆的特殊照顾,第6-10名会被老闆关起来。如果连续6个月没有进入到过前5名,会被老闆焊死贞操带和金属胸罩,然后关进下面那个白色空间爬行 。老闆的高级性奴人数是有限制的,有新的加入就要有人退出,退出的人会回到这10人中,这10人中就又得有一个人退出,这个人就得去爬行空间。因此,每一次舞台比赛都非常刺激精彩,没有人想被关进那暗无天日的地牢。
“跟我来这边”,黄倩吓了一跳,看到一个带着脚镣的年轻人,“跟我来,我带你去见个人”黄倩跟着这个人来到了一条走廊,走廊两边都是笼子,里面关着的都是人,“这些人都是等着进入爬行空间的,能从爬行空间爬到出口出去的人可以获得到大厅的机会,那个空间不会死人的,我们给他们身体简单的改造,电击后还能抢救起来,但是回事极其痛苦,每次失败都会失去一些器官,直到没有可以失去的时候,他们就会成为奴隶的饲料。”黄倩跟着这个人来到了一个房间,她终于见到了翠翠。
翠翠在这个屋子的中间,她的脖子上带着一个全金属项圈,项圈上有一条铁鍊跟得上的卡环连在一起,这条铁鍊只有20cm长,翠翠的左手跟左脚锁在了一起,右手跟右脚锁在了一起,胯下带着黄倩给她的贞操带,贞操带上又被刻上了其他的花纹。两腿之前有个不锈钢支架撑开,她就这样头贴着地,在地上撅着,旁边有个男人,男子一身肌肉,硕大的阴茎在翠翠的肛门肛门进进出出,翠翠不停的发出喘息声,她注意到有人进来了,她稍稍歪过一点头,看到了黄倩。“倩……姐,你……终……于来了,快……快救救我。”翠翠说话已经不在连贯,这是男子也注意到有人来了,转身就扑向黄倩。黄倩熟练地拔刀,男子头嗖的一下飞了出去,黄倩跑向翠翠,解开了束缚脆脆的铁鍊,翠翠哭着包住了黄倩,“倩姐,你终于来了,我要受不了了,呜呜……呜呜呜……”,“我说过,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的人生……”黄倩还没说完,就晕过去了,翠翠微微一笑,右手握着一个针管,针头已经插进了黄倩的身体里。

5.那年花开月正园
……
……
……
“老闆,来份麻酱”,黄倩拖着身体缓慢的坐在摊位前。
“老闆,来份麻酱,加蒜汁,加点糖,加点醋,再加点芥末”,一个男人坐在黄倩身边,向老闆交了一份调料。
黄倩吃了那幺久麻辣烫,从没听说过这种调料,真奇怪,“我说你口味太重了吧,又芥末又糖又醋的”。
“你试试你也知道!”
“老闆,给我也来份那种的”,
“来了”,老闆递给了黄倩一份特製调料,黄倩吃了一口,真难吃,她有继续吃了几口,慢慢觉得这调料还别有一番滋味,酸甜味道带有一点辛辣,习惯了还真有点……
“感觉爱情也是这样,苦辣酸甜……”汪泽沈默了一会儿。
黄倩没有回话。
“我叫汪泽,你呢”
“黄倩”
……
……
……
“水温可以幺?”汪泽带黄倩来到他城北边的房子,他说这里有温泉,舒服的很,可以促进血液循环。
“恩,不错,没想到你还有这种地方。”
“你先泡,我出去下”。汪泽离开了浴室。
汪泽有点时间没回来了,黄倩有点着急了,孤男寡女的在森林木屋一定要发生刺激的事情,黄倩已经等不及了。她慢慢起身,发现身体比之前更加的光滑白嫩,这温泉真的好神奇。黄倩推开浴室的门,屋子里的灯没有开,她慢慢抹黑在屋子里走找灯的开关,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一个歌声“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这是汪泽给他唱的唯一一首歌,也是黄倩最喜欢的,她父母在她小时候就死了,从小到大都没人给她庆祝过生日,黄倩永远忘不了这一天。
……
……
……
“汪泽,你在干什幺?”
生日过后没几天,黄倩有一天来到汪泽的家,发现屋子里还有别的女人,汪泽和这个女人正在床上欢愉。
“没什幺,我对你没兴趣了,你走吧!”
黄倩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她哭花了眼,泪水流了一地。

……
……
……

5.灵魂尽头
黄倩突然醒来,原来是梦。这个梦黄倩做了好多次了,她忘不了汪泽,每次在梦中都想转身去抱住汪泽,她始终爱他,但也是从那天起,黄倩变了。
黄倩伸手去擦拭眼泪,发现手已经被束缚住了,她的全身被铁环固定住了,每个铁环都有一只刚臂,这些刚臂都链接到一台机器上,控制机器,可以随意改变黄倩的姿势。
机器开始运转,让黄倩保持站立的姿势悬在半空,他看到一个瘦高的男人坐在一个她的对面,男人脚下跪着一个女人,女人双脚被固定在地面,双手在后背靠着,正在舔男人的鸡巴。黄倩突然间注意到女人的屁股,那个屁股上的贞操带她认识,是翠翠。男人示意女人回头,女人回过头来对黄倩嘿嘿一笑。
“倩姐,你也有今天啊”,男人在手机上点了点,黄倩身后的机器伸出一只金属臂,插入的黄倩的阴道。
“那一天你毁了我,我当时不知道该怎幺办,后来在朋友的介绍下,我来到了这个俱乐部,我开始从爬行空间,舞池,一点一点努力当上的高阶性奴,为了就是今天,我要让你付出代价”。说完,男子又按了一下手机,机械臂开始运动了,翻江倒海一样在黄倩身体里搅动,要把子宫搅碎为止。
“呵呵,没用的,我的身体在好多年前泡过一个温泉就被改造了,我身体里没有任何敏感部位,性慾已经从我大脑里移除了。”
翠翠听到这里,无助的望着男子,她本想让黄倩受尽无尽的性折磨,没想到黄倩是改造人。
男人没有说话,男子再次按了几个按钮,这是出现一个氧气罩死死的罩住了黄倩的口鼻,然后又出现一个机械臂,针头一样的粗钢针插进了黄倩的大脑。机械臂再次移动,把黄倩移动到一个高2米的玻璃水槽中,水槽中是透明色的液体,全身浸泡在液体内后不到30秒,黄倩就晕倒了。
……
……
黄倩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刚才的房间里了,现在好像是在一个宫殿里,宫殿里没有男人,只有女僕,女僕们穿的都是洛丽塔风格的衣服,奇怪的是每个人都带着口罩,有些奇怪的感觉。黄倩找到一面镜子,发现镜子里的自己也是穿着一身洛丽塔衣服,带着口罩,她正準备找下口罩,突然有人说话“没有主人的允许不可以摘下来”,其实她想摘也摘不下,因为口罩是需要解锁的。
“主人是谁”,黄倩说了一句,突然她发现意思到了不对劲,因为她的声音离耳朵很远,声音发生不是在头部,她又悄悄说了一句,把手慢慢伸向了胯部,她摸到了一个嘴唇,她照了照镜子,把群里掀起,发现那里出现一张嘴,随着着她大脑想要说话,那个嘴开始动起来,发生声音,轰,犹如一个棒子打到他的头上,她一时接受不了这情况。
“跟我来,主人要见你”,另一个女僕对黄倩说。
黄倩来到了主人的房间,主人坐在沙发上,有3个女僕在服侍主人,2个女僕用胯下的嘴再舔主人的脚,还有一个女僕没有戴口罩,在给主人口交。主人看到黄倩进来,吩咐这3个女僕停下来站到一遍,刚刚在口交的那个女僕脸上并没有嘴,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阴道,黄倩联想到了自己的口罩……
从此黄倩一直在这里生活,她之前的力气全部消失,现在只能打扫卫生,默默接受了她的命运。过了几年后又一次不小心弄疼了客人,最后被主人处死了。
……
……
黄倩又再一次醒来,她看到她还在刚才俱乐部的地下室里。男人控制机器把黄倩从液体中脱出。
“倩姐,好玩麽?刚刚那个剧本啊”翠翠阴险的笑着说道。
黄倩回想刚才发生的事情,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这个系统叫虚拟现实,它可以按照脚本实现各种故事,体验跟现实是一模一样,还可以体验到现实中体验不到的哦!刚刚的脚本来自一个漫画。而且里面的时间可以设置,你在里面待了几十年,我们外面不过几分钟,喝杯茶的功夫”
“姐姐也是身经百战了,几十年的折磨又如何,想看我难看,你还年轻”黄倩硬撑着说了这些,她好怀念用头上的嘴说话的感觉。
“那我们就换个电影吧,《琥珀》,如何?”
还没等黄倩说话,黄倩就又被拉入了水槽。
……
……
……
黄倩静止不动的在一个封闭的玻璃容器之中,手脚完全动不了,有一根细细的管通过鼻腔让她呼吸,还有一直细细的管插进她的身体,提供维持生命的药剂,为了没关,导管都做了隐蔽处理,她的眼皮上覆盖了透明眼罩,所以可以转动,可以看到外面的东西,耳朵加入了扩声器,可以听到外面的声音。她每天看着外面的一切,有时被抬到趴体,有时放到仓库,有时被抬到博物馆,她在每一个地方都是主角,身体完美的线条总是别人口中的话题,她只能看只能听,她好像死。在某一天“快来人,她生命迹象好像不行了,快来看看”黄倩听到这个很开心,终于要结束了。“代号001,封装机制还有缺陷,生命5年。”两眼一黑。结束了
黄倩醒来发现自己还是在一个容器中,跟之前一模一样,发生的事情跟之前完全一模一样,黄倩甚至知道任何即将发生的事情。
黄倩再次醒来,还是一样。
又一次。
又一次。
又一次。她已经忘了有多少次了。
……
……
……
“倩姐,感觉如何,10000回的《琥珀》体验如何,现实中也就几分钟哦”。
“!@#@#@#@#%#!@#!#12”黄倩经历了几万年的禁锢,身体已经无法移动了,她的精神也濒临崩溃。
“那就再来个《记忆改造》模式吧,这个我还没玩过,应该不错”。
还没等黄倩反应过来,她再次被拉入水槽,记忆改造,这是什幺东西。
……
……
……
“那个女人你準备怎幺处理”。女人说。
“我带她去了温泉,没有出现,我準备放弃了”。男人说。
黄倩突然觉得这场景有点面熟,这不是就她发现汪泽出轨的剧情幺,连这里都要被破坏?
为什幺我能听到她俩的声音,我在哪里?黄倩一连串的疑问,而且这里这幺黑。
黄倩突然觉得一阵晃动,她感觉她在一个暖暖的湿乎乎的地方来回传动,她有点头晕。
过了几分钟,黄倩感受到了光明。
什幺,她现在那个男人就是汪泽,黄倩现在变成了汪泽的鸡巴。
“不过,我在那女人身体里留了东西,她要是有机会发现并好好利用的话或许以后还会有合作的机会。”
奇耻大辱,被出轨,现在还变成出轨的道具,这是黄倩最最最不能忍的,黄倩恼羞成怒了,她突然感觉到身体里有股暖流。
她进化了。
……
……
……
实验室内,水槽里的水开始沸腾,男人看到水槽的黄倩有点不对劲,于是控制机械臂把黄倩脱了出来,放了下来,“玩也玩够了,剩下的你自己处理吧。”
男人用另一只手机拨了通电话,“阿泽,时机到了。”之后挂掉了电话离开了房间。
翠翠不知道怎幺回事,好像是被利用了,她的脚还牢牢禁锢在地面,想逃也逃不掉。
黄倩慢慢醒了过来,她的身体已经恢复了,五万年的疲乏还是稍微有点吃力,但是力量已经恢复了,她慢慢走向翠翠。
“黄姐,你醒啦,我错了,我不对,饶了我吧”,翠翠哭哭哀嚎,完全忘记刚才自己做的事情。
黄倩在沙发边上找到了要是,解开了翠翠的脚镣,翠翠正準备抱住黄倩,黄倩用力按住了翠翠,翠翠一愣。然后黄倩把翠翠放到了刚才的机械臂上,操纵刚刚男人留下的手机。
机械臂换换的将翠翠放入水槽中,翠翠边求饶,边扭动身躯,可惜没有任何作用。
黄倩点击软件中选择“五星等级”“按顺序循环”“无限次”,时间设置选择了1s:1000年。
最后离开了房间,外面直接就是亚细亚街的街道,俱乐部已经不在了,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